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交通 公益 房产 娱乐 军事

新闻

旗下栏目: 热点 新闻 民生 银行

北银消费金融公司“拉人头”骗贷致多人受害

来源:中国创新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25
摘要:江南新闻资讯门户 网讯(陈笑)1月22日电,近日本网接到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拉人头骗贷一事受害者们向本网申诉维权,维权者们向本网提供了情况说明。 从2016年5月26日起,受害者群里的人联系去了北京大兴区金星桥附近的北银消费贷金融有限公司,现改为(
        江南新闻资讯门户网讯(陈笑)1月22日电,近日本网接到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拉人头”骗贷一事受害者们向本网申诉维权,维权者们向本网提供了情况说明。
        从2016年5月26日起,受害者群里的人联系去了北京大兴区金星桥附近的北银消费贷金融有限公司,现改为(融金集团),接待我们的是融金集团副总尹峥,当天尹峥在办公室和焦慧慧长谈了几个小时,也没有得到具体解决,于是把我们这些人推给了金管国创资产管理部(玉泉路西街8号)由朴玉琅负责。朴要求我们每个受害者开始写情况说明和个人情况,于2016年5月26日,给我出了个(现有某人到资产管理部证明消费贷款并非自己使用,所有证明证据以提交)。并答应及时给我们解决。等到了7月份,还没有消息,在7月9日,我们受害者来到中关村北银消费贷金融有限公司维权,这次大约500人左右。当天被朴玉琅接回金管说马上解决,又要求我们做确权。一直拖到现在,后来我们经过多方了解咨询(金管囯创资产管理部,也只是一个中介公司,),包括咨询了律师!律师说:这些都是无效的,确权也是假的,金管公司无权收集我们的个人资料和信息。朴这么做是恶意拖延我们大家的时间,长达8个月以上。
        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大兴区金星桥旁的北银消费贷投诉点:副总尹峥;北京金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朴玉琅,以及北京金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所谓的受害者维权群的群主甄士忠、关宾、刘翠花等这些人打着维权的幌子在不停的欺骗和误导受害者们,千方百计的阻止受害者们维权。
        在2017年12月14日9时,来自广西、四川、江西、河北、吉林、辽宁、黑龙江、山东、浙江、北京等全国各地约七十多人的北银消费贷受害者们,自发组织的维权队伍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准备将自身的受害经过讲述给公安机关的相关部门,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当时有位警官就把维权的受害者们带领到市公安局对面的上访办,而上访办告知要先去办理贷款的辖区分局报案,在辖区分局不受理的情况下持回执再到上访办申请行政复议,于是我们一行受害者就去了当时办理贷款的辖区,房山区公安分局经侦科报案。在房山区公安分局经侦科,一位警官接待了我们,并请了5位代表进办公室详细了解案件的情况和我们的维权诉求,了解经过以后,这位警官就写了一份控告书,并要求受害者们按照他写的控告范本,把控告人、事发经过、诉求等写出来,并打印成文字版,还要把当时办理贷款的协议、个人身份证、个人征信报告等相关证据复印,第二天备齐再来报案,于是受害者们各自回到旅店准备自己的材料及证据。第二天也就是2016年12月15日早上10点,七十多位受害者将自己准备的报案材料及证据备齐再次来到房山区公安分局经侦科,满怀希望的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时,以朴玉琅为负责人的金管国创资产管理部派了几个所谓的金管工作人员(实为社会人士)也来到了房山区公安分局,一方面恐吓受害者,另一方面他们和办案警官上了楼,说是配合警官调查,实际根本不是配合警官调查,我们这些受害者为了这个事情来了北京好几次了,他们金管的人都有我们的个人信息和材料,他们和警官说配合调查实际是想拖延我们这些受害者而已,果然在他们的阻挠下警官说下午3点再受理。大家在焦虑的紧张中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3点多,经侦科终于来了警官给我们这些受害者做思想工作,让我们这些受害者跟着金管的“工作人员”去玉泉路西街8号的金管国创资产管理部去解决事情,房山区公安分局经侦科以协调处理为由不予我们这些受害者立案,也不出据不予立案回执给我们,受害者们都不止一、两次的去金管登记、交材料了,金管都不予办理,正是深知去金管的无作为,于是大家大失所望的离开了房山区公安分局,决定第二天再到北京银行总行进行维权。第二天即2016年12月16日早上10点,我们这七十多北银消费贷的受害者来到位于阜成门金融大街17号的北京银行总行进行维权,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大兴区办事处副总的尹峥带了两位工作人员与一位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姓吴的副行长来阻止大家向北京银行讨要说法,后来北京银行的大堂经理出来与我们见面了解了情况,然后以不是其职责为由对我们不予理睬,后来银行叫来了二十多位辖区警察维持现场秩序,这时金管资产部的负责人朴玉琅也带了二十多所谓金管的工作人员(实为黑社会打手)也陆续来到北京银行,以带我们去大兴区办事处做登记为由又想阻挠我们这些受害者的合法维权,我们这些受害者在今年6、7月份数次到大兴区办事处做登记和交材料,至今半年过去为予处理,这实为拖延广大受害者维护自身权益的行为,所以我们大家都不愿意再去大兴区办事处做无谓的登记,此时朴玉琅带来的二十多社会人士就要动手,想强行把广大受害者拉上他们事先租来的大巴车,想尽办法软磨硬泡的阻挠受害者的合法维权,其间已有一位年龄较大的老太太被他们强行拉上了一辆越野车,拉去哪里也不知到了,几个小时没见回来,打电话说家里有急事回青岛了,这些恐吓受害者的手段太过恶劣!
        2016年12月20日上午11点,我们十几位受害者继续踏在漫漫艰难的维权路上,来到位于复兴门金融大街15号的中国银监局上访接待室,工作人员告知我们到北京市银监会举报,于是我们又来到位于金融大街20号航宇大厦的北京市银监会进行合法维权。由于银监会有上访规定,所以我们选出了包括我在内的4位代表与北京市银监会接待上访的惠姓等三位工作人员在上访接待室进行了半小时的面谈,他们详细的了解了我们每位受害者的具体情况,并做了笔录,然后建议我们以信件的方式寄给他们,然后他们会展开调查,于是我们接受了银监会的建议,回到各自住处写各自的材料。
        2017年1月1日即元旦下午14时15分左右,金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朴玉琅派金管资产保安大队长祥子,带来8个黑势力打手闯进六里桥十号院的旅店,冲进旅店就连拉带打的把两名维权人绑架在一辆蓝色轿车里带走了(当时我俩只穿着睡衣在休息),非法拘禁我倆二十多个小时,在拘禁的时间里用了威逼恐吓行刑逼供的方式。以下是被绑架人的自述:他们威逼恐吓我俩,叫我承认我偷公司车了,还有偷了公司资料,收取受害者钱财,逼我写:说我拉人头挣多钱,还让我写是我叫大家来立案是为了挣受害者钱谋取利益,让大家信任我,所有行刑逼供都用上了,我不会写,他朴玉琅的得利助手连旭:实名连永伟,他现在是罪犯,他写完发到祥子手机里,叫他们黑势力打手看着我,按他们写的抄写完并按手印,一夜不叫我们睡觉,并买来盒饭叫我拿着,他们拍视频说:给我吃饭了,还有给我拍视频让我承认车和电脑是在他公司偷的,他们教我俩怎么说就怎么说做视频,并说,说完了让我俩回家,还让我在视频里给家里报个平安,我俩还得承认给家里报平安了,不然就又打我俩,我俩手机都叫他们抢走了!我们怎么能报平安?连旭和祥子进来说:叫我俩和他去石景山老山派出所去承认这车是我自己开走的,还威胁我俩,我们这次抓了你就有第二次抓你,你知道去了派出所该怎么说不?我俩不照他们说的去做就不会放了我俩,保安大队长祥子说,我这次抓你与我无关,跟踪你的人是连旭,他叫我抓你的,到公安局不要提我,他说:你要提我沒事,大不了我跑路,叫公安抓不到我,这时连旭把我俩拉出了拘禁的房子,连旭给一个人打电话说是老山派出所的,叫老山派出所人抓我,我到了老山所出所,全身无力,说不出话,就是哭,就穿着睡衣又冷,身上又有伤,张艳身上的伤比我多,这派出所的人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就移交到公安局,这时公安局来人就给连旭带上手铐扣下了,他们栽脏陷害我,阴谋未能得成,他们自己害了自己,金管资产和北银上下勾结伤害无孤的老百姓,还用这种黑势力的方法让这个社会和国能稳定吗?北银和金管资产他们在干什么?大家要清醒了,为什么大家一去维权报案,他朴玉琅就叫黑势力打手去威胁受害者,现在连永伟已经被北京西局派出所刑事拘留,我们要把这些公布到媒体上,让社会与执法者知道我们这些受害者,让这些骗子早日得到法律的制载!试问天子脚下还有王法吗?白日青天的实施绑架,是谁纵容金管公司的胆大妄为、无法无天?我们是无辜的,没有拿到银行一分钱,我们合法维权只是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还我们公道和清白,恢复我们的个人征信,他们金管公司怎么能用武力欺压我们这些合法维权的弱势群体,不让我们合法的上访维护自己的个人权益?
        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京的百位左右的受害者仍在兵分几路积极的坚持着我们合法的维权道路。自2016年3月份至今,以自称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副总的尹峥、玉泉路西街8号金管国创资产管理部负责人朴玉琅、业务骨干甄士忠、关宾、国创控股集团法人崔凯国创下属公司心海金融负责人鲍世超、姜云等不断通过召集黑社会打手威胁、恐吓、给每次来京维权的受害者让回家等待消息为由,屡次阻挠广大受害者在京的合法维权,以至让广大受害者的维权之路举步维艰,一拖再拖的迟迟不能得到相关部门的有效解决。
另外从焦某提供的书面材料获悉,我们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受害者,今天我向大家陈述我是怎么陷入北银消费贷公司,是怎么认识的朴玉琅,大家听完就知道朴玉琅陷害我的过程了!我是2015年9月通过朋友介绍认识肖涛、于静波的,当时于静波和肖涛和我说的非常好,这钱是用我们名义贷出来的,因为这是国外的资金进入中国就得用良好的信誉以消费贷才能引资进北京银行,所以肖涛、于静波说必须按他们的要求给我包装。

        我问他这包装信息是如何获取的,他说他用他担保公司价值50万的抵押资产他的,包括房子、工作等一切信息都是他公司的,我当时想如果是他公司的,我处于爱国之心的角度就把这钱引进北京银行他们用一年也可以,又不用我还,万万沒想到这是一个大的骗局!我16年5月发现贷款逾期,心里非常着急,于是带领20多位和我一样情况的受害者去找肖涛、于静波,当时于静波接待的我们。晚上法人肖涛回来,并当着我们这二十多人说是系统出现问题,他保证能给我们还10人的,这时我哭的泪人似的,我跪在地上给肖涛磕头,我说求求你了别坑我们这些无辜的人了,然后其他这些人把我扶起来,肖涛就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当着我面给石军和孙东打电话说先还我们10人,我是听见了,但我还是不放心,肖涛说我出去找石军和孙东,叫他马上给你们还上,这样我们在他办公室住了一夜。
        天亮于静波和肖涛弟弟说去北银叫我们去一部分人,他们就带我们10人去了石景山区玉泉路西街8号金管资产见朴玉琅,我一进办公室朴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威胁、恐吓,说这钱打进你们自己的银行卡,要报案抓你,你配合骗贷,我一听我就来气,我就和朴犟起来了,这时朴的打手进来威胁我,就让我们在那写情况说明、手持身份证照相,说最快3个月就能恢复征信。万万沒想到肖涛、于静波和朴玉琅合起伙来给肖涛制造逃跑的机会,这样把佰锐福和瑞海盛通的受害者都转移到玉泉路金管资产,此时我群里的受害者超500人,我回头再去找肖涛,他们已搬离原来的地方,打电话已打不通了,我此时已是万分着急,20多天在金管沒还一人,我又召集大家来维权。这时去了大兴融金集团,北银副总尹峥接待的,当时李刚拉我进尹峥办公室,还有张利,不让我出去报案,然后朴玉琅来了让我给他面子,大家的钱一定还,叫大家第二天去玉泉路写情况说明!,后我问朴玉琅这几百人住哪,他说他安排丰台区权金城洗浴中心,于是就叫来大巴把人拉到权金城洗浴中心住,晚上朴玉琅和李刚、连旭、甄士忠就告诉我让我明早把人带到中关村北银消费金融公司闹一下,于是第二天我又把人带到北银去闹,谁知尹峥和朴玉琅来了把我拉走,拉到金管资产朴玉琅办公室并说先给我还四个人,我就给韩光、郭文遥、扬亚双和我4人报给朴玉琅,六月未还了我和韩光的。在这8个月当中风风雨雨骂我的人也出现了,我被北银收买了,我担心怕群里的受害者他们不给还,我坚強的坚持呆在金管,后来看到金管实际用款人程文波成功的签了一份6千万的资产包债权抵押给金管,我很高兴,够还咱们受害者300多人了。
        9月8号签的至今朴玉琅都没有兑现,用各种理由拖延,反而说还只能还办公室的人的,因办公室就我一人是金管的,申强后来几天,我一问他就说他卖自己房子他想还谁就还谁。我一看他摧收受害者的实际用款人的钱财都为他私人所用,心数不正,所以朴玉琅和甄士忠就合起伙来陷害我。当事人表示实际用款人是程文波的受害者们要团结起来,去公安机关立案,讨回公道早日恢复征信,不能叫不法分子消遥法外!
        本网也向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反应,本网至今仍未得到相应答复。本网了解到该北京金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朴玉琅、骨干孙东;国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崔凯;业务骨干鲍世超、姜云;北京兴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人赵剑,兴宏的下属公司—北京弘盛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人:胡国亮;这些公司伪造虚假信息以及伪造虚假合同诱骗我们。在我们不懂法和不知情理的情况下他们用虚假信息包装我,让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做,把款贷下来,这些公司说这钱是公司用公司还,对你们没有任何影响,只是借用你们的个人信息,公司有房产物业做抵押,还要给你们签一份借款合同和免责协议。
        相关情况,本网将会持续关注之中!
责任编辑:岳斌